阿漓的目标是星辰大海

不眠(第三) 夜地狱空荡荡,魔鬼在人间

        地狱空荡荡,魔鬼在人间。看了杭州保姆纵火的报道,很难受。难以呼吸的感觉,特别是看到小孩照片的时候,那样乖巧漂亮的女孩子,本来的人生绝对不会是这样被罪恶的火焰毁灭。很痛心。那样的罪孽,永不可以抵过。 想到这两天写下的故事,其实那个梦境里的孩子也是被一把业火吞噬。但我从来没想过现实的恶,会那样让人齿冷。 孩子父亲撕心裂肺的哭喊再也唤不会自己心爱的妻子和孩子。 地狱空荡荡,恶魔在人间。 愿孩子在天堂安宁快乐

梦(๑• . •๑第二夜

     我陪着你,你陪着我,永远
     是我的
      永远
    
     陆黎生将口中凉水咽下,重新躺回床上,睡意却失去了踪迹。一闭眼都是那个在风雪里的孩子。那样的红色,像是会燃烧的样子。
     有些苦恼地捂住了双眼。
    
     世界上会有各种不同的人,自然会有千奇百怪的梦境。但是我们总会醒来,然后是忆起或者全然遗忘,像露水蒸发,悄无踪迹。你会记得你的梦境吗?
因为现实已经有太多需要背负了,那么遗忘无痕会不会是最好的选择呢?
    
    初夏是阴沉的,雨落六月。
打开窗户是盈盈的水汽扑面,褪去有些烦躁的心绪。陆黎生打开手机,QQ的联系人里是一个红点,点开,  (氨氮氧气)……
生生不息:你是?
氨氮氧气:昨天在舞台剧台上,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啊,没说完就跑很不道德的。哈哈,交个朋友嘛→_→。
很快的回复。
屏幕上如果是可以映出表情,估计是一个大大的囧字……
总不能告诉人家我好像在梦里见过你吧(会被当成变态吧)。
生生不息:这个帅哥我似乎见过,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很眼熟。很高兴认识你。
氨氮氧气:我叫陈澄,隔壁三班的。这里草民叩见过学霸了。有个问题问你下。
陆黎生来不及否认什么,对面已经甩了两道数学题来。
还真是不一般的,自,来,熟啊……
       看看外面连绵的雨,也是无趣,顺手解了。

        那天是校文化节排演舞台剧,陆黎生被抓包到后台当后勤。在排演间隙,无聊地坐在一旁发呆。然后视野里猛地出现那个红色的背影。他浑身一震不由自主地喊出声。
现在想想,确实是不一样的,舞台剧用的是紫红色的斗篷,而梦里的那个孩子穿则是艳色的血红。
有些头疼,放下手机。暗笑自己入梦太深。
    
第二夜,夜已深
故事刚刚开始,祝你好梦。
来自~知道成绩的准备拔掉这些天生长的蘑菇的好久没有出门的阿漓(°ー°〃)

你会希望记得你的梦境吗?

梦ヾ(=゚・゚=)ノ喵♪(一)

        我踏过那么多的光怪陆离
        都只是想要寻到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
我…我…在梦里见过你。”陆黎生紧紧地盯住眼前的少年的背影,伸出的手又仿佛害怕触摸因而无措地停在半空。
       “诶——”前人转过头来,满脸写着的全是你谁啊?的莫名其妙。
      “不好意思……我……”转眼刚刚理直气壮凶神恶煞的的某位就自顾自捂着红透的脸跑了……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一定一定很奇怪吧,角落的蘑菇牌碎碎念。
      放学回家后走在路上的陆同学还是忍不住地抽搐嘴角,感叹自己还真是中二(其实初中二年级又不是我的错orz)少年欢乐
        “妈 我回来了——”冲着安静漆黑的屋里像往常一样喊了一声,但是像往常无人回应一样,声音溺于静寂。
         小黎,妈妈有事自己订外卖,乖。
        桌子上的纸条下压着一张五十的纸币。陆黎生默默叹了口气,进厨房从冰箱里翻了个面包吃。
        吃完后把自己挪进房间,由于明天是周末的缘故没有想写作业的心情就把自己埋进被子里。

       风雪凛冽,荒野。
       来过很多次的地方,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会浮现这样的想法。
       白得有些分不清边界里忽然可以看见一个全身火红的背影,有些纤瘦,衣衫也很单薄,就那样静静地站在那里。
       站了很久的样子。
      “你不冷吗?”脱口而出的话像是从心里说出来的。
      “哥哥,你来了。”孩子转头,很熟稔的语气。
      是风雪太大,是太远,或是其他的什么。
       陆黎生越是努力去看,越只能看见那孩子的面目模糊像是蒙上了一次初降冬雾。

        你是谁?

       睁开眼却发现灯还亮着,起来给自己倒了杯水,润润有些干涩的喉头。
       夜已深。

        第一夜晚安(三十分钟打的。。。。手机打字真是太艰难了。。。。暴风哭泣。。。。。。)
     

梦(序言)

       (在半梦半醒之间总是挣扎着想继续把梦境继续下去的执念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           有的是我要看到结局的倔强QAQ
           为什么想写下来,因为作为一个高三毕业的小朋友(请叫我小可爱谢谢)( ˘•㉨•˘ )成绩要出啦。。。。啊啊啊。。出啦    。。。。出。。。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昨天遇到一个叫独嘉的小可爱,想起当年我还是很热忱的码字的。。。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家躺尸懒癌。。。不行了)
          我梦里的故事,献给晚安的你。